您现在的位置 : 砚花网>科技>凯旋门细节高清图_刘伯承四次“猎狐”失败,验证“十个西北王,不抵一个金门王”

凯旋门细节高清图_刘伯承四次“猎狐”失败,验证“十个西北王,不抵一个金门王”

2020-01-11 15:50:31 点击:3612

凯旋门细节高清图_刘伯承四次“猎狐”失败,验证“十个西北王,不抵一个金门王”

凯旋门细节高清图,蒋军中流行这样一个说法:“十个西北王,抵不上一个金门王。”前者指胡宗南,后者为胡琏。胡琏,陕西华州人,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国民党陆军上将,打仗十分狡猾与彪悍。在中原战场上,胡琏和他的整十一师多次给中原野战部队带来很大麻烦。刘伯承曾数次寻找战机想要捉住这只狐狸。

解放战争开始后,刘伯承在一年时间里连续取得上党、平汉、定陶三战三捷,一举消灭国民党军10个师。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也因此被撤职,河南省会开封吃紧。

国民党军连遭打击之后,在进攻部署上作了调整,以五大主力之中的第五军和整编第十一师打头阵。1946年9月中旬,该两部在整编第八十八、第五十五、第六十八、第四十一师等部的配合下,连陷定陶、菏泽、东明等城。9月下旬又继续东犯,第五军沿菏(泽)巨(野)公路逼近巨野以西的龙固集地区,整编第十一师沿洙水河南岸公路向巨野以西的张凤集推进。出发之前,胡琏曾夸下海口说:刘伯承是自找难看!

为给敌人以新的打击,刘伯承、邓小平决定发起巨野战役,计划以第二纵队阻击敌第五军,集中第三、第六、第七纵队钳击敌整编第十一师。刘伯承设下口袋阵,专等胡琏入我彀中。其作战部署:以陈再道的第二纵队固守龙固集,诱使敌邱清泉部去围攻,将其牵制住;同时以一部对胡琏采取节节抵抗、节节后退的战术,使胡琏与邱清泉逐渐脱离;然后刘伯承指挥陈锡联的第三纵、杨勇的第七纵、王宏坤的第六纵等三个纵队,将胡琏第十一师一举包围。

从29日起,第二纵队英勇阻击敌第五军的猛烈进攻,利用既设阵地节节抵抗,钳制敌人,逐步予以消耗。至10月7日,第二纵队一直坚守龙固集阵地,10天中迫敌前进不到10里,毙伤敌2000余人,有力保障了张凤集方面对敌整十一师的作战。

10月3日,张凤集地区的钳击战发起。由于敌整编第十一师行动狡诈,昼夜搜索前进,入夜主力退缩集结,加上雨后洼地积水,影响了部队的适时机动,因此各个攻击方向未获重大战果。5日,刘伯承调整部署,以第七纵队在张凤集围住了敌第十一师主力第三十二团。面对如潮的攻势,胡琏也是捏着一把冷汗。但敌整十一师毕竟经过石牌守卫战,训练有素,加上全是美式机械化装备,有榴弹炮等重武器,他命令部队依仗优势火力压制我方进攻。刘伯承本以为以一个纵队优势兵力会很快歼灭该敌,但没想到双方战斗异常激烈。第七纵队等部队浴血奋战至7日,终将敌第三十二团及附属特种兵歼灭,毙伤其3000余人。吃了亏的敌整编第十一师急忙将主力缩成集团,同时第五师也向东靠拢过来。这样,继续歼灭敌整编第十一师已不可能。

刘伯承眼看胡琏这个硬核桃砸不开,笑着对政委邓小平说:“胡琏这只狐狸,像刺猬―样,缩成一团,一时还真不好对付。”邓小平说:“不好对付就以后再收拾他,先放他一马,莫打消耗战嘛。”于是下令各部脱离战场而去。

1948年3月8日,我华东野战军陈士榘、唐亮兵团和中原野战军陈赓、谢富治兵团,乘胡琏兵团正自漯河东进商水,进攻中原刘邓主力之际,毅然决然发起洛阳战役。经过五昼夜激战,至14日晚,攻克坚固设防的洛阳城,全歼守军青年军第二○六师,生俘敌中将师长兼洛阳警备司令邱行湘。17日,待胡琏马不停蹄赶到洛阳时,我主力主动撤出。

洛阳战役后,为了尽快巩固和扩大中原中心解放区,按照中央军委指示,刘伯承、邓小平决心发起豫西战役,攻取南阳西面邓县、镇平、内乡、淅川4县,以控制汉水中段,使豫西与桐柏连成一片。

4月20日,刘伯承、邓小平下达了《关于豫西战役的部署》,确定以第二、第四纵队和华野第十纵队及桐柏军区部队主力为主作战集团,由陈赓统一指挥;另以第三、第六、第九纵队和华野第三、第八纵队为保障兵团,担任钳制打援任务。豫西战役自5月2日发起,至17日胜利结束,共歼敌正规军和保安部队2.1万余人,连克镇平、内乡、淅川、邓县、老河口等地。驻守南阳敌第二军王凌云拼命求援,胡琏率部从驻马店长驱救援,刘伯承得知后,立即在驻马店以西和南阳之间的山区布下一张猎狐大网,专等胡琏往里钻。

然而,狡猾的胡琏嗅出了有陷阱在前,便与刘伯承斗法。他不动声色,让先头部队继续前进。自己则在驻马店大张旗鼓地征夫征粮,摆出一副大部队开拔前的紧张慌乱模样。刘伯承遂命令设伏部队放过第十八军先头部队,单等其主力。结果本来去送死的先头部队,安然无恙进了南阳;而胡琏的主力出动了一天,又把头缩回来。我设伏部队白白等候了两天,无功而返。刘伯承围歼“狐狸”的计划落空。

1948年6月18日,华野陈、唐兵团出其不意闪击河南省会开封,蒋介石立即飞抵郑州,组织各部数路反击。邱清泉的第五军从城武、曹县来援,被华野第一、第四、第六纵队阻于开封以东;由郑州东援的敌孙元良兵团被中野九纵等部阻止于中牟;与此同时,胡琏的第十八军奉命从驻马店、西平地区驰援开封。华野首长急令位于舞阳、叶县地区休整的华野十纵立即北上,阻击敌第十八军机械化部队狂潮般北进。

第十纵队第二十八师在师长萧锋率领下,一昼夜强行军180华里,率先赶到阻击地点,随后纵队司令员宋时轮赶到,立即指挥第二十八、第二十九师协同作战,打垮了胡琏部署的步兵、炮兵、坦克相互配合下的集团连续冲击。第十纵队经过半天一夜的急行军和白天的紧张战斗,每个人都没顾上吃一口饭、喝一口水,随身带的弹药也消耗殆尽,但阻击部队仍然以团、营为单位浴血奋战,英勇杀敌。经过八小时激战,国民党军整编第十一师遭重创,解放军第十纵队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为了彻底粉碎敌人北援企图,当下应放弃第一线阻击阵地,向第二线阵地转移,从而牵着敌人的鼻子进我们下的套。18日22时,宋时轮亲自部署纵队指挥部迁常湾,解放军第二十八师转樊庄、罗阁、蒋庄、肖坡一带,第二十九师移王阁、下地关、百尺集、雷庄一带,并与同时担任阻敌任务的中原野战军第一、第三纵队取得联系,严阵以待。经过一个昼夜的激烈战斗,国民党军整编第十一师在解放军第十纵队前沿阵地死伤5000多人。美式装备的胡琏部硬是被我十纵阻挡在了上蔡,难越雷池一步,保证了兄弟部队于2日攻克开封古城。

胡琏和宋时轮在上蔡打得天昏地暗的時候,亦给了中野歼击胡琏的机会。当得知胡琏第十八军遭到华野十纵的顽强阻击难以前进之时,刘伯承此时又想捉“狐狸”,他立即指挥中野第一、第三纵队分别从胡琏两翼进行包抄,准备围歼第十八军。胡琏嗅到不妙,当即率部后撤,进驻上蔡县城及其附近地区,与敌其他部队互为犄角。刘伯承见时机不成熟,只得放弃“猎狐”行动。刘伯承感慨地说:“这个胡琏,真是猛如虎、狡如狐啊!”

1948年8月,国民党国防部在南京召开军事会议,被迫放弃全面防御转而采取重点防御,集中兵力固守战略要点,并由桂系军魁白崇禧出任华中“剿匪”总司令。会上决定,以胡琏的第十八军为主,加上第十、第十四、第八十五军编成第十二兵团,划归白崇禧指挥,由黄维任兵团司令、胡琏任副司令。胡琏对此大为不满。黄维是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在第十八军曾是胡琏的上级,声望比他还高,胡不得不表面恭顺,但背后则满腹牢骚,不安于位。10月底,胡以父亲病重和医治牙病为由,请假离开部队跑到武汉去了。

谁知胡琏一走,11月8日,蒋介石严令集结在河南确山、驻马店一带的黄维第十二兵团,火速向徐州进发,解救黄百韬。黄维不敢违抗上级命令,率第十二兵团12万大军,浩浩荡荡向碾庄开进。本来,黄维的机械化兵团动作应当很快,无奈沿途要过南汝河、洪河、颍河、西把河、涡河、北把河、侩河等数条河流,战车营、榴弹炮营等重武器和汽车营及大量胶轮大车,渡河很麻烦,再加上沿途“绊马索”太多,到处是解放军拦截、追踪、袭击、阻击,部队行动迟缓。直到11月18日,敌第十二兵团“慢腾腾”地到达蒙城地区,即遇到涡河北岸中原野战军第二、第六纵队激烈的抵抗。黄维兵团经过苦战,打破了解放军的防守,开始渡河。

谁知,这是刘伯承下的一个套,他在侩河南岸布置了一个口袋阵,调集兵力只等黄维兵团来钻。黄维发现处境不妙,向国防部作战厅请示行动方针。偏偏蒋介石的作战厅厅长郭汝瑰是地下共产党员,电令黄维火速前进。11月21日,黄维兵团由蒙城渡过涡河,并向侩河南岸的解放军据点南坪集进行猛攻,解放军打了一阵便“后撤”。黄维沾沾自喜。11月22日,黄百韬的第七兵团在碾庄地区被华野全歼。此时,双堆集战场突然安静下来,黄维才发现救人不成,自己反而掉进了刘伯承的口袋阵里。11月25日,黄维兵团12万人马被中原野战军7个纵队团团包围在以双堆集为中心的东西20里、南北15里的地区。

敌第十二兵团被包围后,蒋介石发现胡琏不在前线,立即电召胡到南京面谈,问胡有什么办法能使该兵团转为有利态势。胡认为这次战役是国共两党的大决战,即向蒋表示愿意飞赴双堆集,协助黄维鼓舞士气,调整态势。蒋极为嘉许,并指示第十二兵团:“要固守下去,苦斗必生。”12月1日,蒋命令空军用小飞机把胡琏送到双堆集前方。胡向黄维及其所部军、师长传达了蒋的指示后,马上到各军、师阵地视察,并将兵力作了局部调整。

随即,胡琏来到作战室,指着地图复述了一遍各自的位置,然后抛出他著名的“刺猬胀蛇法”。“刺猬先把刺缩进体内,任蛇缠绕。等蛇完全缠紧了,得意洋洋的时候,刺猬猛地鼓立竖刺,”胡琏双臂一伸,好像他就是那狡猾的刺猬,“那蛇就被扎成几段,然后被一口一口吞食掉。”敌第十二兵团的将领们一片钦慕之色,紧紧盯着胡琏。胡琏信心满满地继续说道:“现在,共军这蛇正在缠绕我们,我们呢,只要我们还有刺,就能吃掉这条蛇!”

可这一次不比以往,解放军真的变成了铁嘴钢牙,刘伯承的“口袋阵”越箍越紧,胡琏指挥部队进行反击,打来打去,地盘越来越小。这一下,胡琏成了“耍把戏的躺在地下,没招了”。

黄维兵团虽被围住了,但是以中原野战军的有限兵力还一时难以达成全歼目的。12月10日早晨,粟裕和陈士榘、张震联名,“建议再由此抽出一部分兵力,力求先解决黄维”,然后“再集中华野解决杜、邱、李兵团”。刘、陈、邓接到电报,立即通过电话与粟裕等人商议,由华野再抽3个纵队和炮兵一部参加对黄维兵团作战。

此时,黄维第十二兵团粮弹匮乏,南京空降飞机有减无增,局势越来越严重。黄维决定派胡琏去南京,一则向蒋介石报告险情,催运补给,敦促救兵,请示对策;二则要胡住在南京,以免和大家同归于尽。如果第十二兵团被歼,望胡能为大家处理善后。7日,胡琏飞南京向蒋介石报告双堆集情况。8日晚,蒋介石邀宋希濂、胡琏、蒋经国共进晚餐,并放映电影《文天祥》。蒋对宋、胡说:“这个片子很好。”暗示宋、胡为其政权“效忠”。9日,胡琏再飞双堆集,向黄维等传达了蒋介石准许在危急时刻可以突围的指示。

12日,中原、华东野战军对敌第十二兵团发起总攻。15日下午5时,黄维与胡琏召集第十二兵团各军、师长,决定分头突围。命令一下,第十二兵团残部顿时豕突狼奔,四下逃命。

黄维和胡琏分乘两辆坦克向两个方向突围。黄维的坦克开到半途发生故障,一下子掉进沟里,他只得跟着乱兵瞎跑,在一片“缴枪不杀”声中,颤抖着举起了双手。另一位兵团副司令吴绍周和第十一师师长王元直以及第十军军长覃道善、第十八军军长杨伯涛等都做了俘虏。只有胡琏所乘的坦克车驶上公路,向南疾走。坦克开到天明,到达涡河北岸时,油料耗尽,胡琏等下车步行,被解放军发现,开枪追了过来,胡琏的背上中了流弹,被卫士架着跑,幸好发现一只木船,他们上了船,急急如漏网之鱼,在混乱的战场上竟得逃生。

刘伯承的第四次“猎狐”计划未将胡琏生擒,广大将领甚感遗憾,但是这支号称国军五大主力之一的王牌部队最终在淮海战场彻底覆灭。

© Copyright 2018-2019 keppare.com 砚花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