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砚花网>社会>农民工网上提升学历屡遭骗钱,退课容易退款难

农民工网上提升学历屡遭骗钱,退课容易退款难

2019-12-02 18:13:01 点击:149

“很多虚假的机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像样的,结果没有得到授权,权利也没有收回学费。提高学历怎么会这么难?”9月11日,来自大连瓦房店市的34岁农民工张春海(Zhang Chunhai)维权4年,只收到750元退款,欠款5000元。

根据《2018年农民工调查报告》的数据,全国有4787万张春海等高中学历的农民工,很多农民工想把文凭升级到大专或本科。

为了不做全职工作,不赚钱,许多农民工选择通过网络教育提升学历。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培训机构难以区分真假,容易辍学,难以取钱。结果,许多农民工感到悲伤,他们的钱受到了伤害,而不是提高他们的学历。

辍学比获得退款更容易。

2015年4月12日,高中毕业的张春海(Zhang Chunhai)申请了网上教育,并进入东北大学机械工程与自动化专业,希望将其文凭升级为大专。结果开学3个月后,未发现注册信息,要求立即退款。尹工作人员在同一天办理了取款手续,但退款过程非常困难。首先,扣除注册费和考勤费2000元。然后,该公司以严格的财务制度为由,声称在30天后退款,并首先返还给750元。只要张春海打电话敦促,要么他不接电话,要么他说他正在经历这个过程。

但这样一个未经授权的培训机构是张春海精心挑选的。

2014年10月,张春海是大连一家机电工程公司的操作员,月薪2000元。刚刚进入工厂的大三学生可以拿到4800元,所以他有了提高学历的想法。

据了解,在职人员学历提升主要包括四种形式: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成人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开放教育(国家开放大学)和网络教育(远程教育)。

张春海认为全日制上学太贵了。首先,他们没有经济来源,不得不向父母要生活费。其次,企业设备更新快,学习后很容易跟不上工厂。因此,除了自考和成人高考,以及过于单一的学校和专业的开放教育,大学办的网络教育学院已经成为他的首选。记者发现,许多农民工都有同样的想法。

张春海听说东北大学擅长机械相关专业,于是他在网上搜索“东北大学”和“学历提升”等关键词。辽宁省成人学历注册中心、东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注册咨询中心、教育联合展览网等七八个页面出现。他惊讶地发现每一个网页都制作精美,而且“权威”。

他首先一个接一个地咨询了一家学费只有1000元的培训机构,并声称“不需要学习也不需要考试”。他觉得这不可靠。另一个组织推广“一年执照”。“一年要通过十多次考试是不可能的。这种广告太假了。”最后,张春参加了一个培训机构的试镜。网站显示其办公室位于大连,底部有“公安记录”字样,以及“品牌官方网站认证联盟”、“可信网站认证”等认证标志。最重要的是他找到了企业的商业信息。结果,他被骗了。

很难说一个培训机构是否真实。

1999年,教育部制定了《关于发展现代远程教育的意见》。2013年,教育部发布了高校网络教育招生预警。共有68所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高校可以开展网上高等教育,严禁其他机构以试点高校的名义非法招生。然而,记者浏览了30多页网上教育相关内容,发现缺乏权威的信息发布平台和各培训机构的各种网站,令人眼花缭乱,难以分清真假。

甚至还有“李悝jy”在大学里严厉打击“李鬼”的尴尬。例如,大连财经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和东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招生警告”,38家虚假或未经授权的培训机构和网站以该大学的名义作弊。

如果培训机构混有好人和坏人,农民工很容易受骗。其次,歧视能力差使农民工成为“受灾最重的地区”。

“这不是官方网站。你分不清这是真是假。”记者随机采访了20名年龄在25-35岁之间的服务、制造、建筑和物流行业的农民工,要求他们区分一个遭到大学当局攻击的网站和一个得到大学授权的培训机构。只有3个人准确陈述了真假和原因。其余17人根据学校标识、校园场景图片、新生注册制度、蓝白设计、简约无广告等因素进行了真假鉴别。没有一个农民工知道经营网络教育不仅需要营业执照,还需要学校执照、大学颁发的授权证书和牌匾。

“普通大学花了很多钱,却没有足够的钱,”“我每天都忙于工作,所以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上课。”“我只想拿到文凭。两三年太长了,最好是一年”...许多农民工告诉记者,培训机构已经抓住了农民工的心态,他们没有多少教育储蓄,没有时间工作,想要迅速改善。

“退还农民工两兄弟13,000元学费被拒”;“领取保险凭证后收到11000元,退款时未接电话”……近年来,农民工投诉频繁出现在互联网上的主要投诉平台上。沈阳兴瑞教育主管赵静告诉记者,一些不良组织利用分期贷款诈骗农民工。教育机构收到数千元甚至数万元的学费,农民工每月分期偿还数百元。

让学习的梦想成真,不再有挫折。

2016年3月,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全国总工会)启动了一项旨在提高移徙工人资格和能力的行动计划——“学习与梦想”行动,该行动计划到2020年补贴150万移徙工人接受教育。与巨大的学习需求相比,赵静认为社会力量和私人资本投资仍然是办学的主要力量。

“提高网络教育运营商的门槛没有问题,但应该让更多合格的机构参与进来,形成健康的竞争。及时清理一批,淘汰另一批。例如,我们可以在行业中发布“黑名单”,对投诉和报告的奖励措施等。赵静说。

"社会普遍不承认网络教育。"Openg远程教育沈阳学习中心招生负责人张欢欢表示,虽然国家和社会各界已经认可试点高校的远程网络教育文凭,但绝大多数用人单位错误地认为,网络教育只是网上的一种休闲学习,毕业生没有真正的人才,因为他们没有通过国家统一入学考试。人们普遍认为,他的文凭含金量不如成人高考和自考的含金量高,在一些单位、行业和地区甚至不常见。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乐妍表示,与其他教育形式相比,网络教育具有跨越教学时空、突破时空限制的特点,有利于解决工作与学习的矛盾,可以成为农民工的首选。国家应加大网络教育的宣传力度,通过网络共享国内外高校的优质资源,实施多种媒体技术和多种学习方式相结合的混合学习模式,如远程面对面教学、自主学习和协作学习。

张欢欢认为:“虽然目前我国的网络教育不是很规范,但只要我们加强监管,规范治理,前景还是乐观的。”

(一些受访者是假名)

(来源:工人日报)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 四川快乐十二 中彩网首页

© Copyright 2018-2019 keppare.com 砚花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